北京:十大露营场地推荐

时间:2022-05-14        

  春花烂漫,踏青的时候到了。眼下,不少市民带着帐篷去公园露营休闲,结果在公园门口就吃了“闭门羹”,还有的刚把帐篷搭起来就被工作人员制止了。而允许搭建帐篷的郊野公园则出现“一位难求”的情况。到底哪儿能搭帐篷?为何有的公园拒绝帐篷入内?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请问北京哪些公园能搭帐篷?”3月中旬以来,北京12345热线接到不少这样的来电,有的咨询哪些公园或场地允许搭帐篷,有的询问为何部分公园禁止露营。

  最近,家住北苑附近的王烁想带着全家老少到公园放松,准备了水果、蛋糕等零食,还拿出了许久未用的帐篷和折叠桌、野餐垫,一家人开车前往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

  没想到,在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公园现在禁止搭帐篷。”保安指了指入口处的通告牌说。王烁只好把帐篷等东西送回车里。

  记者走访发现,在北京市内公园中,的确难寻露营场地。市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答复,其直管的公园有3家,分别是西山国家森林公园、永定河休闲森林公园和百望山森林公园,“西山可以搭帐篷,其余两家不行。”至于北京其他公园,需要各自咨询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各区属单位。

  “11家市属公园不允许搭帐篷。”市公园管理中心工作人员解释称,“市属公园不具备条件,绿地要进行日常维护,而公园里的道路由于客流量较多,在路边搭帐篷也存在安全隐患。”

  区属公园则管理不一。比如朝阳公园禁止搭帐篷,但允许市民在没有围起来的草地上铺野餐垫。相比之下,海淀公园宽松了许多,设置了帐篷搭设区。

  清明假期时,记者刚一走进海淀公园,就看到满眼花花绿绿的帐篷,一顶挨着一顶,不少人铺好了野餐垫,席地而坐,边吃边聊,享受着户外乐趣。

  “北京市内能搭帐篷的公园不多,海淀公园算是挺难得的,但假期人线点多来的,停车、进门、找地方,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才安顿好。”张女士的帐篷搭在了露营区的边缘,靠近垃圾桶,对于露营来说,这个位置并不算理想,但无奈好位置早被一抢而空。下午2点多,当记者走出公园时,公园已经实行限流措施,在北门排队进场的市民当中,仍有不少市民拖着装满露营装备的小车,期待着进园赶个露营的“末班车”。

  多数市区公园不让搭,许多市民便奔向面积较大、视野开阔的郊野公园找寻场地。露营爱好者戴详家住东边,他们的“聚点”是东坝郊野公园。他告诉记者,东坝郊野公园划设了专门的帐篷区,“这个季节很火爆,周末和节假日我们就不凑热闹了,尽量选工作日去。”

  4月10日,记者探访发现,这个帐篷区位于公园正中央、银杏林的南边,不管从公园哪个门进,跟随导识牌就可以轻松到达。帐篷区的周边插上了彩色的旗帜,还设了专门的玩沙区,成为孩子们的玩耍区,年轻人则坐在一起玩游戏、聊天,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记者还发现,由于场地紧张,在非帐篷区,依然有市民铺上了野餐垫。一处碧桃开得正当时,两位女生走到树下打开野餐垫,摆放上吃的喝的,开始拍照,而一旁就是禁止踩踏草地的提示牌。

  因为露营场地紧张,离市区不远的温榆河公园、通州城市绿心公园、大运河森林公园等,在节假日露营区也是“一位难求”。

  温榆河公园拥有3万平方米露营区,家住海淀的许先生为了能占据一个好位置,早上不到7点就从家里出发了。“为了露营,周末起得比工作日还早。”许先生苦笑着说。

  拖着两车露营装备到了公园的露营区,寻找到视野开阔、相对平坦的一块草坪处,许先生搬出装备开始忙活。搭帐篷、撑天幕,铺好防潮垫、打开充气床,摆出蛋卷桌、月亮椅,拿出一套茶具……一通忙碌下来,让刚“入坑”露营的许先生已经耗费了不少力气。但当他坐下来,泡上一杯茶,开始看云、观山,享受片刻安宁时,他觉得也值了。

  “网上分享露营的人越来越多,营造出的闲适生活也很吸引人。我就根据大家的分享下单了不少装备,花了得有小两万块钱。但市内能露营的地方太少了,这些装备还特别占地方,幻想的那种人烟稀少、亲近自然的场景,在市内很难实现。但买了这么多装备,还得利用起来,只能早起趁着人少抢个好位置。”许先生说。

  据电商平台数据显示,自今年1月份以来,户外帐篷成交额同比增长119%,户外长椅成交额同比增长239%。大型帐篷、天幕、折叠桌椅等露营装备成交额增长超过两倍。

  露营越来越火热的背后,也凸显出许多矛盾。其中首要的矛盾是,市民可以去哪儿亲近大自然。为什么许多公园对搭帐篷说“不”?记者了解到,有的公园是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奥森公园工作人员解释,从2020年4月27日开始,公园所有区域就明令禁止园内搭设帐篷,主要是为了防止人员聚集,“一坐下来,大家肯定就得摘下口罩,有的还要吃东西,存在疫情传染风险。”

  有的则是出于保护绿地需要。比如古塔公园就并没有“一刀切”,而是划设了部分区域形成露营地,允许搭建帐篷。“绿地用草品种不一,性能就有所不同。有些区域的草坪人踩上去不要紧,但是搭帐篷要固定,有可能对草坪造成伤害。所以我们在靠近北园南门这一块草坪允许搭帐篷,其他区域包括休闲区、草坪养护区都不能搭建帐篷。”工作人员介绍,公园在该区域树立了引导牌,提醒市民不攀折花木,不乱丢垃圾,不进行烧烤等。

  “其实,露营地的运营管理成本很高。后期需要大量人力投入和管理,需要比较高的服务水平。”针对许多公园的“禁令”,运营多家露营基地的体坛传媒户外露营负责人张加祖秀颇有感触。

  她举例,房山的某家露营基地,是由高尔夫球场改造成的,“这样的好处是,原来高尔夫球场的一些配套设施可以利用起来,前期虽然投入小,但后期的垃圾清运、水电支出、草坪养护、管理人员、保洁费用等都是大头儿。”

  张加祖秀介绍,为了营造舒适的露营环境、保护原有的生态,会对原来高尔夫球场草坪每周至少抽出一天时间进行养护。在夏季三伏天时,对草坪一周也会浇3至4次水,还会把特殊草种的区域空出来,根据草坪状况更换扎营位置。营区内还划分了铺有石子地的专门焚火台,配备消防设备,供安全用火。

  “我们在清明期间还配备了20多人的团队专门进行垃圾清运。为了保障营区的各种安全,也有管理人员24小时不间断巡场,提醒游客的一些不文明行为,这些都是人力成本。”张加祖秀说。任珊 徐英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