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爱“艺”起】春暖花开上博馆长带您云赏“盛世芳华”

时间:2022-05-12        

  今年是上海博物馆建馆七十周年。上海博物馆七十年的发展历程,与无数捐赠者的义举和厚爱不可相分。几代上博人坚持通过举办展览的方式,与世人共享受赠的瑰宝,并以此表彰和纪念捐赠者。

  “盛世芳华——上海博物馆受赠文物展”是上海博物馆继去年举办“鼎盛千秋”和“高山景行”之后的又一受赠文物大展,也是上海博物馆建馆以来举办的第33个受赠文物展。

  本次展览汇聚195件/组受赠文物,涵盖书画、青铜、玉器、印章、竹刻、雕塑、陶瓷、钱币等各个门类,以此展向关心和支持上海博物馆发展的所有捐赠者、文博工作者以及各界人士,致以崇高的敬意。

  展出的受赠文物包括王安石《行书楞严经旨要卷》、小臣单觯、文彭“七十二峰深处”牙章、吴王夫差盉和沈周《临戴文进谢安东山图轴》等。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上海博物馆东馆建成开放已进入倒计时,人民广场馆舍将迎来建馆后的首次闭馆大修。

  因而“盛世芳华”所带来的,还会是暂别前博物馆与观众之间的一次深情对视,一番殷殷心语。今后在东馆和完成大修的人民广场馆,各类捐赠的展陈仍将继续。博物馆来自人民,服务人民,是我们不变的初心。

  以本次展览为契机,上海博物馆还特别策划制作了一部以回顾上博建馆以来捐赠与受赠为主题的纪录片《山高水长》,通过珍贵的历史影像、档案资料,采访国内外捐赠人代表及后人,弘扬捐赠者们的家国情怀,引发观众的文化认同与共鸣。

  王安石(1021—1086年),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其书法得无法之法,有横风疾雨之势。此卷摘录《楞严经》中《观世音发妙耳门》一节,正书中间有行书,淡墨疾书,笔画清劲,虽行次紧密,少有空白,然无缭乱之感。其用笔似不经意,却有闲和萧散之韵。卷后有南宋牟献之、元王蒙、明项元汴等人题跋。曾经元陈惟寅、明项元汴,清安岐、曹溶等人收藏。

  侈口、束颈、鼓腹,圈足外撇成矮阶。颈部周饰顾首鸟首龙身纹,圈足饰一圈弦纹,余为素面。

  腹内底有铭四行22字,“王後坂克商,才(在)成師,周公易(錫)小臣單貝十朋,用乍(作)寶尊彝” 。铭文记载成王平灭武庚叛乱,王师驻扎在成师,周公赏赐小臣单贝十朋,因兹铸作此器。

  花口,折沿,腹部花瓣状,圈足。器身以青花装饰,口沿一周水波纹,内、外壁绘折枝花卉。盘心五朵不同的花卉环绕于一朵较大的变体莲花旁边,以枝叶相连,极具韵律。底部露胎,有淡淡的火石红现象。

  这类花口盘在明初官窑中颇为常见,型号有大有小。洪武时期花瓣状的器身立体,且花口密集。至永宣时,花瓣式的器身趋向圆滑,青花布局也更加舒朗。

  角材染作深蜜色,质地肥润。杯身纹饰随型雕成,工艺细腻精湛。画意取苏东坡《前赤壁赋》故事,布局疏密有致,人物生动传神,松枝芦杆的细节表现尤见功力。杯身一侧崖壁上阴刻行楷铭“仿赵松雪笔前赤壁图,上元周文枢制”。此器无论风格、刀法与款识,均为明末清初金陵著名犀工周文枢的典型面貌,代表了当时山水题材犀角雕刻艺术的最高水平。

  黄花梨木的纹理如行云流水变幻无穷,非常适合这种形态柔婉的四出头官帽椅。座面以下直腿直枨,而座面以上各部件却有着不同程度的弯曲度,极富韵律美。座面下的券口牙子不仅起到加固的作用,而且是形式美的重要组成部分。搭脑两端和扶手前端一改常见的那种鳝鱼头的做法,以简单直白的截面处理来配合整体风格的表达。这些都体现了明式家具在注重实用的前提下能够兼顾美观。与同类传世实物相比,此椅的细节处理非同一般,既有古典美感,又符合现代设计理念。

  萨珊王朝银币周围通常以联珠纹饰圈构出画面的范围。正面圈内的钵罗婆(Pehlavi)文写着国王的名字,名字前通常还有格式化的颂语,国王沙不尔一世(Shapur I)面朝右方。背面正中是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的象征圣物——祭火坛,火坛两侧是侍立的祭司。此为萨珊时期的银币的典型样式,向民众表达了萨珊时期的王权与神权的并列关系,“君权神授和神权君佑”也是这时期西亚和中亚最为接受的地域文化特征。

  王时敏(1592-1680年),字逊之,号烟客,西庐老人等。此图是王时敏在崇祯二年(1629年)己巳三十八岁时拟董源笔意绘制。他在画心左侧署款:“己巳六月朔日仿北苑笔意。王时敏。”画心右侧,董其昌题跋:“画法贵气韵生动,观逊之此图,笔墨清润,皴擦古淡,直得北苑神髓,即宋四大家不能过也。” 王时敏的绘画得董其昌嫡传,王董两家四世交谊,有通家之好。

  《大同书》是近代著名政治家、学者康有为的代表作之一,全书分为甲至癸十部,约二十一万字。康有为从酝酿到初步定稿,历时近二十年,构想了一个无国界,无私产,无家庭,计划经济,按劳分配,人人平等,独立自主,乌托邦式的理想社会。书中糅合了儒家经典中的《礼记·礼运》“大同小康”思想,和今文经学《春秋公羊》的“三世说”,以及佛家的“众生皆苦”和西方的民主思想、进化论等,认为人类社会将会经历从据乱世到升平世、太平世,最终实现天下大同。

  此稿本分作八卷,各卷标题、次序也与后来正式出版的版本有差异,分藏于上海博物馆和天津图书馆。其中上海博物馆所藏为四册,计二百六十一页,钩划改动之处颇多,内容大致相当于乙、戊、己、庚四部和辛部后半部分。

  “七十二峰深处”牙章为明代篆刻家文彭代表作之一,也是中国文人篆刻史上的名品。

  佛像肉髻隆起,螺髻间残留蓝色颜料。顶严和髻珠以绿松石镶嵌。面型方圆,额上白毫以珊瑚镶嵌,眉弓弯曲,两眼微睁注视下方,鼻翼宽平,双唇微抿,双耳戴耳铛。身着袒裸右肩式袈裟,衣纹贴体流畅。左手掌心向上置于右腿上结禅定印,右手下垂抚膝结触地印,右臂上佩戴装饰华丽的臂钏。结跏趺坐,露出右脚和左足前部。佛像表面鎏金并髤饰红漆,内腔铸有大理国盛明二年(1163年)张兴明等人发愿造金铜像大日遍照一身等内容的题记。

  这尊佛像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流失到美国,后又流失到法国,1998年10月,上海博物馆馆长马承源先生在访问法国期间将其购回。香港浙江第一银行董事长孔祥勉先生慷慨出资征集,并以其父孔绶蘅先生的名义捐赠给上海博物馆。1999年2月2日,上海博物馆为这尊大理国大日遍照佛坐像举行了隆重的文物捐赠仪式。

  本图为沈周五十四岁时所作,临摹的是比他略早的浙派著名画家戴进的《谢安东山图》,描绘东晋著名宰相谢安隐居东山时,携妓出游,纵情山水的情景。

  沈周的山水画,师法元代黄公望与吴镇,远溯五代董源、巨然,而戴进宗法的是南宋马远、夏圭,以风格而论,一为南方山水与水墨画的传统,一为北方山水与宫廷著色画的传统。沈周画多仿元人,此画风格在他的作品中既是一件孤品,也是一件奇品,堪称绝无仅有。

  根据翁同龢1902年的日记,此画是翁氏因戊戌之变被黜归里后,其旧仆李元为其在北京购得的。翁同龢五世孙翁万戈先生在2018年百岁寿辰之际,将所藏两件明清书画珍品捐赠上海博物馆,加之此前征集入藏的《白描道君像图》卷,“莱溪居”共计三件绘画名迹皆归上海博物馆,填补了馆藏相关领域的空白。

  扁圆形腹,器底下接三兽首蹄形足,曲颈龙首流,与流相对一侧饰有扉棱,直口平盖,与器口相合成子母口,盖上有环钮,套铸8字形链条与提梁内侧小环相连。宽肩上设镂空龙形提梁,提梁两侧饰扉棱,中段未设,应是方便提拿。盖面与器腹纹饰满布不分首尾极其细密小龙交缠构成的蟠螭纹,与镂空的提梁相互辉映,形成了华丽缜密的视觉效果。盉的镂空提梁采用失蜡法浇铸而成,盖及器上纹饰运用当时流行的印模技术,体现了当时南方吴越地区(今江浙一带)的铸铜工艺。

  夫差在位仅二十三年,目前所见存世遗物多为兵器(剑、矛)和鉴等,以往此盉未见流传,弥足珍贵。肩部有铭文十二字,内容为:“吳王夫差吳金鑄女子之器吉”,即吴王夫差用青铜为一女子铸器。此名女子因未称姓,故无从得知出身。

  何鸿章先生1996年将春秋晚期吴王夫差盉捐赠给上海博物馆,他还曾捐款资助上海博物馆“何东轩”的建设。